水滴筹“漏水”:扫楼筹款、提成百元、月入过万

<<-返回新闻列表 发布于:2019-12-11 09:40:11

“再管不好,我愿把水滴筹交给相关公益组织!”

12月5日,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发布公开信,表示线下人员违反服务规范的类似现象确实有不同程度存在,违规相关的所有直接或间接参与的同事都将为此承担责任。

近日,水滴公司发布内部邮件,公布整改措施,沈鹏再次表示,此前水滴筹线下问题核心原因是惯例责任,所有线下服务人员已于9天前全部暂停服务。

9天前,水滴筹地推团队被曝出在医院扫楼式寻找病患,引导其在平台上发起筹款,在过程中并未核实相关病情、患者经济情况等,并且指导患者将筹款信息批量转发给好友。

扫楼筹款、末位淘汰、提成百元、月入过万。

今年以来,水滴筹屡次被曝出筹款相关问题。5月,德云社吴鹤臣百万筹款遭质疑,6月杭州萧山女子为患癌父亲筹款,却被曝出家有豪车,此后还证实其父亲并未患癌症。

一次次的筹款失信事件,让大众对大病众筹平台增添了质疑,而时不时爆出的诈捐、骗捐事件,成为了各大平台无法根除的隐患。

水滴筹“漏水”:扫楼筹款、提成百元、月入过万

水滴公司融资历程

从2016年创办水滴公司,到如今获得约16亿人民币融资,短短四年水滴公司发展迅速,但在纵情向前狂奔的时候,沈鹏或许一开始就没找对方向。

形同虚设的审核机制

“患者筹款前,我们会大概了解下患者的家庭情况、治疗情况等,但说实话毕竟人力物力有限,在核实资产证明上,没有那么严格。”前水滴筹地推叶欢说。

在事前审查上,如果患者刻意隐瞒家中有资产,在水滴筹上发起筹款,地推们根本无法核查到真实情况。

噩耗突然袭来,赵泉刚毕业工作不久,就得知父亲被检查得了癌症。彼时,他非但没有任何积蓄,身上还背负着好几万的助学贷款,无奈之下,赵泉选择在水滴筹上发起了筹款。

根据平台要求,赵泉一步步上传了材料,情急之下,他初次上传的材料中各个证明的名称还不一致,只能重新修改提交,为此整个审核过程耗费了两天左右。

“平台要求提交的材料很多,涉及我爸的个人信息、户口本、医院地址、疾病证明等等。”赵泉说。

尽管水滴筹对筹款用户设置了各种条件,但在实施过程中,却完全形同虚设。

在11月30日爆出的视频中,地推人员事后得知了筹款人其实有拆迁款,具有一定的资金,但并未下线其在水滴筹上发起的筹款信息,并且以事前未告知敷衍了事。

水滴筹“漏水”:扫楼筹款、提成百元、月入过万

水滴筹用户协议

事前审核把控松散,事后也没有搭建起有效的核查机制。

“在水滴筹收到捐款后,这笔钱相当于就是你的了。”赵泉说。

在水滴筹上获得捐款后,赵泉仅在平台上公示过一次资金使用情况,他表示平台不会强制要求公示款项用途,资金使用情况还是其主动上传的。

“我们帮助患者筹到钱,但至于后面怎么用,说实话没有跟踪的必要,我们总不能派个人监视他们,这不现实。”叶欢说。

事前事后的审核缺位,直接导致本该获得筹款的人失去了机会,却让原本家境殷实的人钻了空子,逐步消耗了社会爱心。

与此同时,多位受访人向锌财经表示,在筹款过程中,平台更多是采用社交监督的方式,核查筹款人资产信息状况。

“平台采用社交监督的方式存在一定的风险,没人能保证朋友间的信用是完全可靠的,可以请一些第三方具有公信力的社会人士进行监督,类似于陪审员制度。”某高校保险学院教授王辉说。

由于国内法律并没有对大病救助提出明确要求,各个平台也没有资格监控用户资金的权力,审核情况一直是长久以来难以解决的痛点。

水滴筹“漏水”:扫楼筹款、提成百元、月入过万

水滴筹公布的失信筹款人黑名单

为此,各大平台也做过各种尝试,在2018年还共同发布了《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》和《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公约》,但显然这些尝试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。

水滴筹的审核缺位,变相将权力下放给了地推,导致平台对地推没有足够的约束力,而地推只会以利益为导向,带有明显的趋利性,可以说从一开始水滴筹的模式就存在问题,只是并没有被曝光而已。

趋利的地推

水滴筹的模式中,在医院一层层扫楼的地推,无疑是重要角色,但地推的本职工作是抢占市场,采用地推拓展市场天然具有漏洞。

与此同时,地推的工资结构也带着浓浓的趋利性。

“我们的工资主要分为三大块,底薪+绩效+提成。”叶欢说,“绩效来自发起的筹款数量,提成的范围很广,除了完成筹款任务,还有公司安排的其他事情,比如医院内的展示,医院外的广告位等等。”

在绩效指标的驱动下,叶欢不仅仅需要扫单个医院的楼层,更需要扫市内各大医院,以此寻找到更多的筹款患者,赚取更多的工资。

不仅如此,水滴筹还直接瞄准下沉市场,进驻了大量城镇,并通过农村刷墙广告,吸引了大量三四线用户。

水滴筹“漏水”:扫楼筹款、提成百元、月入过万


沈鹏此前向媒体表示,水滴公司近六成用户都是来自三四线城市的居民,其中水滴筹三四线城市及以下占比超过80%,用户年龄主要为中青年(25-44岁)占比超过70%。

下沉市场成为水滴筹兴起的重要因素,而由于下沉市场用户大多不知道也不会使用互联网工具筹款,这给到水滴筹地推的可操作性更大。

通常情况下,地推们往往进行一条龙服务,不仅为患者发起筹款,还会为其撰写故事性的文案,以此吸引捐款。

尽管患者筹款金额与地推没有关系,也不计算在其考核内,但只要在一家医院帮助某位患者筹到资金,消息很快会在医院内传播开来,从而能够吸引更多的患者主动找到地推,寻求筹款帮助。

“在一家医院帮助过一定数量的患者后,他们会越来越认可我们,后期更多是患者主动找我们了,患者也会介绍病友给我们。”叶欢说。

扫楼式寻找筹款目标的同时,地推也不忘选择部分案例进行传播,但会从中进行挑选,“一般会选择比较惨或者有故事性的案例,比如同样患癌症,肯定会选择晚期患者。”叶欢表示。

水滴筹“漏水”:扫楼筹款、提成百元、月入过万

水滴筹上的筹款信息

重症患者更容易博取同情,也能筹措到更多的资金,这对地推们来说,可以在今后让新的病患快速相信自己,从而达到推广的目的。

凭借着各种方法,叶欢在水滴筹任职期间,发起了两百多个筹款项目,而他每月平均工资则稳定在八千左右。

原本助人筹款的平台,在地推团队带动下,成为了敛财的工具,此次东窗事发可以说并不是偶然发生,而是必然会出现的结果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叶欢、赵泉、王辉为化名。)